不自然展 | 策展前言

2009年4月17日-2009年4月29日

策展人:卜冰 孙田

参展人:丁乙、卜冰、大舍、马清运、华黎、刘家琨、张永和、张轲、张斌/周蔚、陈旭东、郑在东、孟岩、祝晓峰、徐甜甜

 

在这个展览中,非常传统的中国文人式的对自然的热情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被呈现。14位建筑师与艺术家利用富美家所提供的通常在厨房,实验室,或是快餐厅中可常常见到的人造材料创造出了家具,空间,或是未定义用途的物品。

这次展览的主题是“不自然”。我们选择这个主题通过合成材料来重新思考生态和可持续性这样的话题。对环境问题的关注往往将人们错误引导到对天然材料的偏爱却忽略了许多天然材料无法再生的事实。材料的美学或道德价值可以不断被争论,但在当下人工环境中的生存之道,或许不自然,却是紧迫需要的。

更重要的是,“不自然”是一次对像赏石这样的中国人文传统中独特的自然主题的的再发现,尽管拾来之物的石被作品取代,但是诠释自然的激情作为对本次展览最重要的贡献贯穿始终。

 

在这次策展中,我们给以参展人这样四个问题:

你是否觉得你的艺术创作或设计工作是否存在着东方的传统人文趣味?如果有,那是什么?

你对材料是否存在偏好?在天然材料或合成材料之间的选择是否对你的创作工作的有很大的影响?

你如何看待近些年以来的生态与环境话题?你觉得这与你的创作有关么?

我们设计征集的题目是不自然?对于自然与不自然,你的定义是什么?

 

作为对策展主题的回应,艺术家丁乙,郑在东,建筑师孟岩,陈旭东,华黎展示了他们个人的山石,而祝晓峰与卜冰的作品分别指向云与水,张斌/周蔚设计了食案/牌戏合一的私家山水,马清运的环与徐甜甜的花瓶相对抽象且引入与身体的互动。张永和,刘家琨,大舍的作品则将这些人造材料的内在之美展现至极致。

终于细节

 

与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的跨界合作,对我和我的艺术空间来说,已有相当一段历史, “不自然”展是其中相对特殊的一次。自2002年上海双年展提出“都市营造”的主题,到其后的“KM3:中国城市建筑提案展”、“间·隔”、“城市进行式·现场张江”等建筑艺术展,直至今年推出的“山水”、“立体城市·未来中国”等绿色艺术计划,我们始终循着“中国城市的可持续性发展”这条脉络,力求让当代艺术融入城市的发展进程,对社会进步起到推动作用。年初,与富美家公司、策展人卜冰、孙田等欣然合作的“不自然”展,其实是以一种“具体而微”的方式贴合了这条脉络。相比之下,“不自然”不求宏大叙事,它从“材料”出发,着手于家具、庭院、一沙一石,但立意不薄——“一次关于自然生态和人文传统的全新讨论”——这也是天安时间所长期思考的学术方向。无疑,这样兼具文化关怀与实验精神的平台很有意义。

前日,我的一位朋友,一位在美国成功的著名企业家,援引畅销书作家Thomas Friedman 的观点,认为中国的体制限制了其文化创新,更难以产生影响国际的创意产业;换言之,他看好中国的经济,却不看好中国的文化创造力。我全然不同意。在我看来,中国人依托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实则拥有无穷的内在力量。而我们,恰恰幸运地赶上了一个时代。二十年来中国社会的急剧变迁有目共睹,我相信在这“野蛮生长”中,当创造与反叛并行,人在斗争中创新,孕育的文化反而会更有力量。

社会的变迁,集中体现在城市变迁所呈现出的物质与精神面貌上。眼下,一个“抽象地”讨论城市与建筑的蛮荒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越来越感觉到,各行各业都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更准确地说,一个“瓶颈”,大家都来到一个节骨眼儿上,遇到新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资源、技术,而是——文化。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综合过去的历史积攒、文化底气以及这二十年天翻地覆的现实体验,让历史与“当下”对话,进行有品位的选择——了解自己到底是谁、真正想要什么。

此时,一切终于细节。细看“不自然”展,它正体现了创作者们在这一节骨眼上的种种努力、挣扎与尴尬。我们看到像张永和“厚薄折”这样令人爱不释手的作品:它真正地理解了材料,以一种细腻而意味深长的方式,自然地融汇古今。而我们也可以看出有的作品中个别存在如实用性缺失、对材料使用的粗暴与浪费、概念先行而细部浮皮潦草的问题。

品质作为创作的精华,体现在每个细节之上。大到新区规划,小到一个工业设计,细节凝聚着创作者对品质的要求、综合素质、生活经验与文化眼光。而浮躁,是细节的大敌。我们看到一些当红创作者没有能够沉下心来,给出足够的时间研究材料、空间、功能,并亲自把关制作。如此,实验场面临着被降格为秀场的危险,而跨学科实践也险些成为伪命题。好在,在研讨会上,我们听到自责。只有不断地自我批评、检讨自己,我们才能远离浮躁——这个时代的通病。之后,我们才有可能突破瓶颈口,迎来一个集合全社会力量通力创作、创造力井喷、领导世界潮流的新时代。

 

翁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