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设计——原研哉贰零壹壹中国展

展期:2011.6.13-7.15,10am -8pm,周一参观请预约

地点: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北京市前门东大街23号

艺术总监:翁菱

策展人:朱锷 汤静

 

原研哉及日本最新设计首度全景登陆中国

 

6月13日—7月15日,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将隆重推出日本平面设计的领军人物原研哉(Kenyahara)的首次大型个展——“设计的设计”。展览由翁菱担任艺术总监,朱锷、汤静担任策展人,历时近三年筹备,占地近2000平方米,是国内首次以设计品实物与图书文献、全方位呈现原研哉及其所处时代日本顶尖设计文化探索与成果的特展。其中,包括隈研吾、深泽直人、坂茂等在内的日本当代知名设计师们的最新设计更是以半成实验品的形式首度来到中国,将为观众呈现一场未来人类生活空间的惊艳畅想!

展览共分三个主题。 “展览的展览”部分,集结了原研哉历年策划的七个展览的精华,以实物展品的形式,直观呈现原研哉集结众多日本当代设计中坚力量,共同探讨“追究事物本质”可能性的极限努力。“无印良品的艺术指导工作” 部分,细致陈述了原研哉近十年中将个人的东洋审美理念与企业的发展融会贯通的优秀设计实践。“设计的诸相” 部分,收录了原研哉横跨各个时期的包装、标识、书装以及海报的实物设计作品,特别是与中国相关的项目,为观众全景梳理了设计师个体的思维流变和鲜为人知的创作心境。

设计是什么?平面设计的空间有多大?中国当代设计的问题在哪里?当中国的经济发展驶入了快车道,创意时代的到来已成为无法拒绝的现实,“设计”在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的同时如何良好地发展,特别是如何葆有当代中国人文价值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作为世界设计重要一极的日本设计,近几十年来以重视发掘自身文化传统、教化维持社会秩序、切实转化为现代生产力、影响国际设计乃至生活文化潮流为显著特征,认真参照邻国经验对反思当代中国设计现状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自创立之初,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始终坚持深入挖掘和推动传统文化的当代提升,更潜心致力于推动中国品质设计能量的孕育和勃发,因为后者将是中国文化复兴最具价值潜力和最能争取世界话语的爆发地。继成功举办“不自然”、“立体城市”、“全方位中国设计”以及“《艺文中国》设计论坛”等一系列跨领域设计展览和活动后,“设计的设计”再次重装登场。这既是对日本设计同仁的尊敬,更是对中国本土设计的真诚邀约!我们希望,这股从中国心脏之处发出的脉动能够成为振聩时代困顿、打开未来通途的强心针!

中国怎样设计

 

当下的中国,伴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城市化进程的迅猛推进,“设计”快速蔓延至都市生存的各个空间,悄然影响着人们的审美习惯、生活方式甚至是思维意识。但遗憾的是,当代中国设计自新生至今始终裹杂着“中国制造”的卑俗尴尬与山寨抄袭的原创危机,这不仅使得其与世界地位显著提升的“国家形象”越来越不符衬,而且本国的巨大消费市场也正在面临被世界设计强国们迅速占领的窘境。这其中,就有日本。

众所周知,自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开始发展自己的现代设计到20世纪80年代,这个人口稀少的邻国仅用了30年的时间,便从二战战败国的满目疮痍,跻身世界发达国家之列,并成为世界设计的重要一极,曾一度深刻影响北欧设计,书写了现代设计史的传奇。无论是平面、三维动画、广告、服装、汽车、家居,还是新媒体、新材料、新科技,特别是建筑和环境设计,日本当代设计大师辈出,风头最劲。让他们赢得世界的是将东方民族传统与西方现代工业完美结合后成就的极简禅意气质,而这恰恰是最令中国尴尬之处,因为从古代中国文化中走出的日本已经先现代中国一步成为东方文化的代名词。于是,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设计要想超越自我,超越过去,独领风骚,,首先就要研究和学习日本。

日本设计巨大成功的背后蕴含复杂的历史和社会原因,我们认为对中国最有启发和借鉴意义的是:尽管日本的历史远不及我们丰厚,但当同样遭遇东西古今文化夹击的时候,他们选择了静心做“减法”,只取一瓢饮。不过,简化不等于简单,他们认真抽取了传统中最贴近本心的与现代中最容易操作的脉络,细分,细分,再细分,将其四海皆适的“原型”部分打磨契合,呈现给世界。这其中当然还融入了大和民族性格中的“极致化”和“群体作战”的岛国生存方式。相较中国设计而言,我们面对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分合、差异复杂的多元文化,说实话,精神财富多得随便摘撷一支便可成“家”立“派”,但现实是现当代中国并没有为世界设计贡献什么重要的思想和成果。因此,应该说,我们的幸运在于拥有厚重的传统,困顿则在于传统的厚重。天安时间有感于此,于是,以呈现日本当代设计中坚力量们的设计思维过程而非完成品(商品)为目的的“设计的设计”应运而生。我们倡导学习他们面对“传统的当代转换”和“如何让设计产生生产力”的课题时干净而执着的思考态度和工作方式,而非妄自菲薄的偶像崇拜。这是其一。

其二,天安时间是一个热爱自然、支持环保的团队,原研哉以“无印良品”为代表的设计理念和取材、生产方式,不只是简朴大方,更重要的是在于推行绿色环保。而同时参展的隈研吾、深泽直人、坂茂等同样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设计大师们带来的新材料、新科技的实验设计,更为我们打开了一条通往未来绿色、和谐、健康、可持续生活方式的畅想之路。事实上,无论是直接“不自然”、“山水”、“立体城市”、“全方位中国设计”等跨界设计展览和活动,还是“得意忘形”、“自然而然”、“山外山中”等当代艺术展览,天安时间始终在坚持“观照传统、立足当代”的艺术理想时不忘敬畏自然、保护环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信念。

当代艺术与设计是我们一直热爱的工作。如果说当代艺术的力量在于对现实的深刻反思的话,那么设计最具魅力的便是对现实的积极建设。记得日本大地震刚发生不久,当我们联络原研哉日本工作室表示关切和慰问的时候,其助手的第一句回答是:“请放心,我们一定按时完成筹展工作”。这种敬业精神深深触动了中方的每一位工作人员。的确,当下的中国设计的问题在于说的太多,想和做的太少,坚持的更少。

从2002年上海双年展以“都市营造”为题首此提出城市问题,到多次促成隈研吾、扎哈·哈迪、MVRDV等世界一流建筑师与中国的合作,我始终希望通过努力帮助推进中国当代建筑、设计与艺术的共融性发展。然而,凭心而论,效果并不理想。西方设计师往往只片面地看到和放大中国变迁的浮躁,而与我们有着同源思想流脉的日本设计师也始终无法真正领会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理想与空间品味……,于是,我开始深刻地反思中国设计的未来——那应该是一股非常综合的能量,即西方发达的科技、日本极致的工艺、东方“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中国人今天的未来憧憬,以及所有积极因素充分糅合的新生力量。它的设计师是一个超越国籍、种族、地域、知识、身份、文化背景等、专注创造的群体,而孕育和催生它的母体则是当下中国。事实上,当今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适合成为这样广阔、丰富、充满无限可能的舞台。

我们期待,世界设计新纪元从中国开始!

 

文/翁菱

为了中国平面设计的未来

 

理念

设计展览的品质,呈现在对展览内容的研究深度与展览目的的清楚传达。

 

动机

“设计的设计——原研哉贰零壹壹展”是继 “建筑建筑——隈研吾贰零零捌展”后,由我带领同仁策划的另一个展览。“建筑建筑——隈研吾贰零零捌展”诠释的是作为建筑设计师的隈研吾个人的探索,而“设计的设计——原研哉贰零壹壹展”则呈现的是原研哉和他所处的时代。

我花了近三年的时间来策划这个展览的主要原因是:是想通过全面展示和解剖原研哉这个事例,来重新说明二十一世纪今天的平面设计在社会中的作用。 展览名为“设计的设计”,不光是取意原研哉理念振兴平面新设计,更藉此展集中展示近四十位日本设计师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与科技和艺术以及文化同行的探索。

每当我们说起平面设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会倾向于海报设计。当然事实上这虽然没有错,但时代毕竟不同了, 社会的需求和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有必要来认真考虑和反思,平面设计应该来做些什么的进化。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应该如何把设计研究的成果转化为社会发展的生产力,并建立一个与之相对应的系统机制, 并将它们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平面设计只有这样,通过积极主动地自我进化,才能继续适应社会的需求。虽然,看起来,现在大家都已经开始自主变化了,但事实上,社会变化的速度要远远快于设计师变化的速度。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努力想通过书籍及展览这样的传媒手段,让大家体会到尽快促使这两种变化的速度趋于一致的必要性。日本设计师原研哉这些年立足于东京,重新定义平面设计的意义,并积极地付诸于实践。他的实践成果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可以起到旁例作用的,这就是我策划这个展览的原始动机。

展览是自2008年5月开始策划筹备的,经过两年多的规划实施及研究整理,虽是一路颠簸,终于还是成形。

 

背景

 

与中国同处亚洲的日本,重视青少年教育,奖励经济发展,以至于科技进步,商业繁荣,手工业兴盛,海外贸易蓬勃。从电影,音乐,建筑,动漫,设计各领域,我们都可以看到他精神与物质文化的丰富和多元。

日本设计发展的模式自有其特点,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重视发掘自身文化,以教化维持社会秩序。同时,因为重视文化,各种文学、艺术,特别是在设计领域,随着地理环境、气候条件与人文风气的转变,尤其是大众参与的日趋普遍,无论在内容与形式上,都创造出了独特而富有艺术性的特色,已经成为了世界设计阵营中极为重要的板块。

原研哉是继田中一光等老一辈日本设计代表人物之后崛起的,新一代日本设计师的典范。由原研哉牵引的日本新设计,涉及书装设计、 包装设计、网页设计、 交互设计、 工业设计、室内设计等众多领域。 要比较好地剖析一个典范设计师以及他的时代文化面貌,除了文字呈现外,还需要从设计品实例入手,实例是展现日本设计文化的最佳例证。

 

内容

 

因于展览目的与研究深度,仅是集中展现一个或几个设计师作品的设计展览,并不在少数,但少有结合日本设计全领域,以设计品实例与图书文献,全面深入研究呈现日本设计文化艺术面貌的特展。因此,特规划于2011年6月12日至7月15日,在前门23号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全部展览空间,举办大型特展,全方位呈现原研哉和他所处的时代以及他们在日本设计文化上的探索与成果。

展览内容分为三部分,其一是“展览的展览”,集结了原研哉历年策展的七个展览的精华,以实物展品的形式,呈现的是原研哉并非以作为设计师的一己之力,而是集结众多有识之士的才能,共同来探讨“追究事物本质”的可能性的范围和极限。我们的努力,相信大家在观展的过程中可以体会到。其二是“无印良品的艺术指导工作”,无印良品的艺术指导工作给了原研哉一个对东洋审美意识进行集中视觉呈现的舞台。从中大家也可以体会到一个设计理念,在近十年的时间跨度中,原研哉是如何伴随着企业的发展而秉持下来的。其三是“设计的诸相”,展现的是原研哉横跨各个时期的包装、标识、书装以及海报的实物设计作品,其中包括在中国的各个项目作品,把时期不同、对象不同的实物设计作品集于一堂,这对于原研哉自己都可以说是个反观进而反思的大好机会。

 

目的

 

展览的主要目的是展示“平面设计的空间到底有多大”。世界正在飞速变化,设计界亦如此。我一直在思考,在宏观层面,平面设计是应该积极主动地去给自己制造机会,去主动尝试平面设计在未来能以什么样的方式渗透到更广泛的领域中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邀请原研哉以及参加展览的各位设计师来到中国的心脏北京,在地处北京心脏地的前门23号,讨论设计的设计。

我希望通过展览,给未来埋下一粒种子,也希望通过展览,接禅意回家。同时希望要建立一种方法,发展智力资源去处理各种信息和交流手段。最后,我衷心希望这个展览的内容将触发人们去更多的思考设计的未来。

 

在此,特感谢中日双方共襄盛举的机构,在大家同心协力下,才得以成就如此一项别开生面的展览。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