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城市·未来中国

2009年11月29日–2010年3月14日

主办: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万通立体之城投资有限公司

总策划:翁菱   冯仑

参展建筑师:保罗•索莱里/Paolo Soleri(美国)   MVRDV(荷兰)

 

继“山水——综合艺术视界中的自然生态”之后,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携手北京万通立体之城投资有限公司,隆重推出“绿色艺术计划之二”—— “立体城市:未来中国”。“立体城市:未来中国”以空前的规模,集合国内外城市规划与研究专家、国际顶尖建筑师、艺术家、城市环境和生态学者,及政府和企业的决策者的力量,探讨如何在地球土地、能源等各类生存资源愈加稀缺的背景下,营建理想的人居环境和未来城市生态。它不但是一个具有深刻启示意义的城市建筑规划艺术项目,亦将融入一场令人振奋的旨在改变人类命运的城市与社会变革。

人类经历了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洗礼,生态文明将是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2008年,世界人口的天平首次从农村倾向城市。当下的中国,正处于城市扩张的高峰,面对更加局促的空间和不断增长的需求,城市遭遇了发展瓶颈:资源短缺、消费不可持续。人们试图最大限度地减少能源和资源消耗,降低工业排放,抑制全球变暖,同时使无序扩张的平面城市提高对空间的有效利用,使高密度的人口聚居尽量与自然和谐共处,这是未来城市的理想。越来越多的远见卓识之士认识到,生态城市立体城市、新能源、新材料、新交通以及新的生活方式,将是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因此,本次展览“立体城市:未来中国”将展示如何在1–2 平方公里,资源和能源有限的空间内营建可供10–30万人栖居的梦想之城。

“世界生态建筑之父”、意大利裔美国籍建筑师与城市规划理论家保罗• 索莱里(Paolo Soleri)将首次来到中国参展并发表演讲。现年已90岁高龄的索莱里自上世纪60年代起就进行着伟大的创想和实践:一座自给自足的绿色城市,让所有热源、冷源和生活所需通过建筑设计和运用某些物理学的效应而得到,实现良好的人际互动,与周边自然生态密切关联……简言之,一个可以实现的乌托邦,一件前所未有的艺术品!近年来,索莱里密切关注中国城市发展问题,更试图将其“简约线性城市”(Lean Linear City)理论应用于中国现实。展览将通过珍贵的历史手稿、长卷绘画、三纬模型与影像等,全面反映索莱里的经典“生态建筑”(arcology)理论与实践,同时展示他针对中国城市化语境所做的深刻思考及为中国未来城市所大胆描绘的蓝图。

荷兰前卫建筑师群体MVRDV则以极具逻辑性、真诚、乐观而富有洞见的态度,带领观众去往2020年,畅想一座占据“1x1x0.5立方公里” 的三维城市。MVRDV是当今世界最活跃并富有影响力的建筑师群体之一,被誉为“当代建筑中大师建筑师与实验建筑师之间的分水岭”。他们广泛关注城市与社会问题,主张城市建筑密度最大化以求得维持自然生态地区的低密度。此次针对“立体城市:未来中国”的议题,MVRDV运用其独创的“数据景观” (data–scape),对中国的人口迁徙、土地分布与使用等状况进行了大量的数据调查和分析,针对气候变化、土地、食物与水源的短缺等问题,在天安时间的空间树立起一个理想中的中国未来城市。在设计方面,他们试图寻求摩天塔楼以外的可能性,让建筑单体通过连绵起伏的“梯田塔”发生关联,以求“远离匮乏,远离分隔,远离悲观主义和保守主义……”

此外,“立体城市:未来中国”项目将力邀国内外规划、建筑、设计、艺术、能源、工程、环境、社会、经济等领域活跃于最前沿的学者和实践者,以高峰论坛和出版的形式,共同营造一个探讨在中国实现生态立体城市的创意平台,为理想的未来城市开拓多维度视角和综合解决方案。

蜕变

 

中国,这个正在开启新纪元的国家,拥有令人羡慕的契机——跳过现存的科技社会文化,着陆于超越西方模式的新天地。西方社会的种种迹象显示,绝对的物质主义已发展至极限,美国梦的“实现”即是征兆。远离城市的散居模式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无尽烦恼,物流瘫痪只是冰山一角。对此,改良已为时太晚,无济于事。改良无益于促进社会的转型,因为它企图改善的是错误的对象,势必以失败告终。

如今,地球需要全新的蜕变,而中国正是实现这蜕变的最佳土壤。关键在于,城市处在积极的转型期。与自然的“启迪”一致,人类的生活、创造力和文化正日趋复杂:随心所欲的有机体,甚至超级有机体,亦或城市脉络,因人类智慧而诞生。阳光之城(SOLARE)的一大使命,就是使城市这复杂的脉络系统物流顺畅,行动有序。

人们企图在远郊散居的同时拥有高效公共运输系统,这纯属痴心妄想,几近无知。在自然有机体的精巧结构中,动静脉组成匀称而强大的网络,为每个细胞供应营养、清除垃圾。有机体独特的供给——回收系统支持着无数细胞存活和运动。而我们的社会拥塞着汽车,其数量即将突破六亿(所谓美国梦),它永远无法同任何一种有机体的完美物流系统相比拟——哪怕是丝毫的接近。更有甚者,建立在汽车轮子上的文化,势必导致居住地分散,更无可避免地隔绝人际来往、扼杀新兴事物,打破文化与文明相得益彰的状态。

我们曾经天真拥抱的“动静脉”系统实则脆弱,人类科技的大举进攻更令其不堪重负。今天,郊区的物流体系已日显僵化、滞后,将注定走向灭亡。为了维持远郊生存,“有机体”的生活变得愈来愈畸形。从高空俯瞰这大片的散居区域,其荒唐、单调、肤浅、沉迷于妄想的本质尽收眼底。这是反文明的,是在原始资本主义的生产—消费—隔离—浪费—污染的循环中运转。它的原则是适者生存,是在蒙昧的物质主义之上赖以生存。

对十三亿中国人民来说,汽车背上的田园式乌托邦纯属臆造——地球不可能接纳,更不会为之服务。那些高消费的迷人国家,并未尽力追求团结与理想以免人类葬送自己。

对太阳及其气候变化能力的忽视,导致我们脆弱的生存倍受考验。目前,化石燃料已露耗竭迹象,因此,如何最好地捕获太阳能量,就成了关乎城市带结构与功能形态的重要因素。其倾向于清洁和简约的本质,要求对太阳能的驾御以及对现代消费物流系统的关注。

只要我们不改变当前的高消耗模式及对汽车的依赖,城市与物流的冲突就无法解决。这是关于物理(运输)与超物理(城市效应)的简单事实。

阳光之城是一个自足完备的综合体,其城市带能以最简约的模式规划土地,从而统筹物质存在与超物质存在(文明与文化)。凭借规划师、设计师和居民们的意志和天才,单体住宅模块(长200米)亦拥有无限的“克隆”和变化的可能性。

对我们这些无知的西方人来说,我们所目睹的,与其说是一个国家的新生,不如说是一种全新的人类基因组降落地球。蜕变之迅猛,事物之规模,以及参与人口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这个占地球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正在腾飞!结局如何,我们翘首以盼。

 

文章摘自《假如》QUADERNO 第九期《阳光之城:简约线性城市》

中国山

一个关于未来城市的梦想

MVRDV

 

在过去的20年,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快速城市化进展令人难以置信。虽然规模极大,但大多数城市的发展比较单调,缺乏多样性、个性化, 而且依赖其外部资源。

到2020年,中国的城市人口将显著增长。约22%的人口 (4亿人) 将从农村迁移到城市区域,集中在国土6%的平原地区。未来几十年的变化使得我们有可能和有必要对现有城市状况做出评估,质疑未来城市类型,有可能抓住机会, 来尝试未来城市。

由于这种迁移变化,住宅、办公、休闲、公园以及氧气释放和二氧化碳吸收、农业、可持续的能源和水的储存、森林所需要的面积都将需要超过现有的适宜土地空间。

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国土都适合于森林、农业和城镇(例如沙漠和高山)。而实际需要的土地空间相当于2倍中国现有的适宜土地!这不仅要求加强森林和农业密度,也要求增加具有足够密度和混合功能的城市空间。未来城市模型不仅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和自给自足, 也将平衡现有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通过结合的森林, 农业和能源生产的相当一部分, 将导致真正的混合城市的出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20年后,中国将可以实现在生态方面的自给自足...那不正是我们所期待的吗?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显然, 所需密度将导致更高的建筑物来容纳这些混合功能。现有的塔楼只有华丽的立面,不能为需要的自然植物和能源生产提供足够的空间。未来城市通过使用宽敞的露台增加农业和能源生产的可能。它将带来高楼里更具吸引力的宜居空间。具有一系列个性特征的“梯田塔”即将出现:绿山。

这些梯田塔具有巨大的内部洞窟,来容纳不需要日照的功能,包括商业、工厂、休闲, 可以用来存储和清洁水质、冷却城市、大仓库等等。通过在现有城市周边嵌入这些新的城市山,一条真切的中国山脉出现了。在这里,个体特征与集体责任融合,建筑与城市融合,城市变成建筑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