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河夜话

5「玉河夜话」第五期现场 | 「在弘扬传统口号下的沉渣泛起」

2016年3月13日夜,春天的玉河碧水微澜,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与Georg Jensen Hus共同发起的「玉河夜话」新年第一回如期举行。这次我们请来备受尊敬的学者和美国研究专家资中筠先生,分享她的最新思想洞见。当晚,睿智的资先生从她最近的所思所想漫谈开去,和听众一起重审那些在弘扬传统口号下泛起的固有思想和形式主义,尤其是反映在婚姻观和所谓的“孝道”上的女性问题。


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总监翁菱女士与资中筠先生


资中筠先生

在现代化和经济发达的当今社会,深入探讨女性问题绝非易事,可正如恩格斯所言,“在任何社会中,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其文明程度的天然尺度”。女性问题看似是两性之间的陈词滥调,实则综合反馈了例如社会福利、经济发展、价值导向等许多交缠影响的社会因素。

 

资中筠表示,一个时期以来,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倡导下,沉渣泛起,其中女性问题、婚姻观和“孝道”,是突出的两个表现。关于婚姻观,资中筠首先分享了一段她父母的往事。资中筠的父母成长在中国社会和思想变化最为巨烈的年代。她的母亲出生在1900年,赶上了从晚清到民国初年兴起的女校,学了蚕桑专业,毕业后力行科学救国,成为了中国最早的职业女性之一,而她的父亲为了逃避老家的包办婚姻选择赴日留学,两人道义相许,是志同道合的伙伴。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长大的资中筠,耄耋之年,面对近些年兴起的“做得好不如嫁得好”、拜金主义、婚姻买卖化等观念,不禁感慨,比一百年前,社会观念竟如此倒退,并觉得哪怕仅仅作为一个个体,也必须有所发声。

资中筠先生

在她看来,现在婚姻观的倒退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婚姻成了两家家长的事,不再是两个年轻人的私事了,这是倒退之一;二是为人父母者不再指望女儿能够自食其力,反而把幸福寄托在对方家庭的经济条件和背景上,这是倒退之二,甚至连男青年本身的人品、才能都不如他的家境重要,这更是大大的倒退。而反观历史,中国的女性的平等权利和社会地位从晚清到“五四”,在新文化运动中得到很大的提高,和广泛的承认,当时的先进知识分子,比如周作人和鲁迅兄弟、蔡元培、胡适、和陈独秀,都有倡导之力,他们很关心女性问题并且写过很多文章为之鼓与呼。因为他们认识到男女平权问题是社会现代化的一部分,承认平等、自由的原则,就不能忽略妇女的平等、自由。

资中筠先生

资中筠接着打趣道,她在清华读书的年代,女同学只占全校学生的十分之一,但即使这样的情况下,若有一位男同学追求她的时候讲,他家里很有钱一定呵护珍惜她一辈子,她会认为是莫大的侮辱,因为这样的追求方式是在暗示女性没有自食其力的本领,是很落后的思想。当然当时的男大学生也不会这样说。然而这种婚姻观和价值观,在当下的社会却反而开始大行其道,甚至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主流媒体和庙堂之上。

资中筠先生接着谈到了当下沉渣泛起的另一方面,即逐步沦为虚伪形式主义的孝道。 现在弘扬孝道变成了宣扬传统中的糟粕或有违人性的东西,比如《二十四孝》和《列女传》。传统文化中的很多风俗和典范故事,在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再适应了,比如清明扫墓的习惯本是为了缅怀先人,如今却兑变成了厚葬烧纸,进而催生出了墓地买卖的情况,这种现象便与中国人多地少的实际情况是相悖的。诸如此类的沉渣泛起,也让亲眼见证过这些不正风气卷起的影响力的资中筠非常震惊。

谈过女性问题的症结后,资中筠最后感言道:“我的朋友里有很多都是主张自由民主的,思想当然是很先进的,他们大多数都有共同价值观,对于人类的前途,对于自由民主平等,这些都对我们谈得来。但是这些男士们几乎很少对妇女问题有兴趣的,就是说对于现在的这种不正常的妇女观和婚姻观好像都比较麻木,还不如上一代的受过现代教育的男同胞。一个社会弱势群体想要解放和取得平等的权利,光靠自己斗争是不够的,是要全社会共同争取,特别是处于强势和主流地位的群体起到作用,就像美国的黑人解放运动中白人自由主义者起了很大作用一样。”

资中筠还表示,并不是不考虑当下的女性在职业与家庭之间的实际问题,这要靠政府政策和社会措施来解决。例如,带薪产假、托儿所、幼儿园的完备。在市场经济竞争激烈的条件下,一个老板考虑成本,当然不愿多用需要照顾产假、或常要为孩子而请假的女职工。这需要在税收或立法方面有所倾斜。这又是另外一个范畴的问题,所以男女平等的问题是全社会综合治理的问题,只是一百年了,中外都有过不少好的经验,总该有所前进,而不是听任丛林法则起作用,甚至以“弘扬传统”为名,行回归封建之实。

嘉宾资深出版人董秀玉表示,当下的女性问题实际上是在社会巨变之下,女性如何保持独立人格、自立自强的问题,女性问题在当下中国是许多不同因素的爆发点之一。中西方文化背景不同,西方文化推崇自由平等,而中国文化中氏族则是凝聚社会的核心,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保持独立人格就受到社会多方的牵制。关于孝道,董秀玉还认为当下现实中更多是倒过来,长辈“孝顺”孩子,千方百计迁就孩子。

资深出版人董秀玉

资中筠补充道,妨碍自由的除了专制政府之外,最严重的就是社会风气。人都有一种从众的趋势,而当某种事情形成了社会风气,就不再能够理性对待。面对当下社会的糟粕沉渣泛起,资中筠也直言,从50年代开始的反帝反封建的口号,在她看来,反帝一直很强烈,反封建却很少提,好像更着重反“资产阶级思想”。现在依然如此。这个事实背后有很多复杂因素,今天就不谈了。

 

这次「玉河夜话」与不同于往期有关艺术与设计、城市与文化等主题的讨论,资中筠先生分享的是她正在关注的实际和迫在眉睫的社会问题。正如学者王联所感慨的:女性问题不像“民主”、“自由”、“公民社会”这些话题,人可以把自己抽离出来尽情谈论理念,这个问题直接触及每个人心里许多深层的想法,十分敏感,一般情况下不会轻易敞开来表达。正因如此,资中筠先生这一席话,是难得听到的。

 

夜话现场

夜话现场

夜话嘉宾及友人合影

第二天,「玉河夜话」的主人翁菱在她的微信中写道:“春天的第一场「玉河夜话」相聚,资中筠先生的粉丝云集、群贤毕至。八十多岁的老人对社会问题的敏感与洞见让人感动,在资先生倡导自由、平等、独立的谈话中,我们得以再一次现场领略老一辈知识分子的精神风采。然而昨晚我也有些许的遗憾,由于平时对妇女问题思考确实较少,所以主持这次夜话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没能随着资先生将话题更好展开…但这个夜晚带来的思考是丰盛的,期待下次「玉河夜话」,再见。”

 

夜话嘉宾及友人合影

资中筠简介

出生于1930年,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退休研究员、原所长。资先生曾经参与创办美国研究杂志与中华美国学会,曾认杂志主编,是美国学会常务理事,同时创办中美关系史研究会,并任第一二届会长,1992年从社会科学院美国所退休后继续参加各种学术活动,除有关国际政治和美国研究专业著作外,有大量随笔杂文并翻译了大量英法文学著作。

5「玉河夜话」第五期现场 | 「在弘扬传统口号下的沉渣泛起」